·并下发意见

并下发意见
来源:http://www.sgivwh.cn 作者: * 发表时间 : 2020-11-02 02:24

根据西平县通报,河南浩宸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西平分公司,自2011年3月份成立以来,非法吸收公众存款,然后转账到总公司,因总公司投资不当等原因造成资金链断裂,无法兑付客户本金和利息。截至2015年4月,浩宸公司在西平县共发展业务经理43人,吸收公众存款2.03亿元,涉及群众3500多户。

投资担保行业的混乱很大程度上源于监管不力。河南金龙精密铜管集团董事长李长杰说,投资担保公司有的由工信部门审批,有的被划归银监部门管理,还有的由工商部门管理,造成了“谁都管谁也不管”的局面。他认为,对投资担保公司要禁止政出多门,多头管理,必须出台投资担保方面的管理制度,使金融机构的监管责任落实到位。

和以往非法集资案受害者多为城镇居民不同,西平非法集资案的受害者绝大多数为农民。武金成说,他的209万元“存款”有一半都来自自己所在的村民小组。据他了解,其他绝大多数业务员也都在农村,吸储对象多为本村农民。西平县打击和处理非法集资办公室一位负责人也称,受害者几乎都是农民。

武金成告诉记者,他曾拿着这些合同到县城去咨询过律师,律师告知其合法,他才放心。他也承认,他自始至终没有见到过任何一位出借人,甚至连借款企业和出借人的借款合同他也未仔细读过,每次只是检查出资确认书和还款计划书没有问题,他就放心按下手印。不过,他说,他打听到其中一位出借人是浩宸公司的司机。

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非法集资者运用这种模式,一方面可以利用业务员在农民中间的影响力,方便吸储;另一方面,又能在出事之后将责任转嫁到业务员身上,减轻公司直接面对储户的压力。但这种模式令同为受害者的业务员成为矛盾最大承担者。与公司之间不存在直接联系,使得广大储户在事发后面临更加无望的境地,从而更可能采取一些极端行为。

判断担保公司是否非法集资的一个重要标准,就是看其是否直接吸收公众存款。浩宸公司则通过构建合同链的方式制造了合规假象,使得更多人放心将钱投入其中。

像武金成这样的业务员,整个西平县共有40余人,很多是以前农村信用联社的村级信贷员或者村里的会计。正因此,他们在村民中拥有一定的威望和信用,村民放心将钱交给他们,以求获得高于银行的利息回报。

据通报,6月20日,西平公安局已对犯罪嫌疑人侯某、焦某、李某、刘某宣布逮捕。同时,5月25日,郑州市公安局也对浩宸公司进行立案调查,对公司高管人员和公司资产采取了强制措施,目前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据记者采访,浩宸公司很少直接和农民“储户”签订合同,多由业务员签订借款担保合同,业务员再以个人名义给农民出具借条。这样,以往常见的“公司—储户”的单层吸储模式就变成“公司—业务员—储户”的多层吸储模式。

记者看到武金成提供的十几份合同文本几乎都采用同一种模式:借款企业和出借人签订借款合同,武金成作为出资人再和出借人签订出资确认书、还款计划书,约定出自金额、还款时间及利息等,浩宸公司则作为见证方和担保方为借款企业作保。简单说,就是业务员甲将钱借给出借人乙,出借人乙再将钱借给借款企业丙,浩宸公司则自始至终作为担保方出现,不直接参与借款的任一链条。

目前,河南省已经将省内担保公司的监管职能由工信厅划归金融办,并下发意见,要求各省辖市、县(市、区)政府对本辖区防范、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负总责。政府主要领导为本辖区防范、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第一责任人,分管领导为直接责任人。

采访中,多名业务员都拿出了工商部门、工信部门、人民银行等颁发的各种相关证照复印件。他们说,公司不仅证照齐全,还带着他们集体到郑州总公司和一些实业项目参观。

悲剧源于2011年3月。就在那时,武金成拥有了一个新身份:河南浩宸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西平分公司业务员。4年里最风光的时候,他曾一个月能拿到4000多元的“工资”。

业内人士称,浩宸公司这种做法,一方面是为了迷惑“储户”,造成自己合规经营的假象,另一方面,也是为了应对监管,为出事后逃避非法集资罪名留下后路。

好光景持续到2014年11月。浩宸公司开始付不出利息,公司虽然答应在两年内将本金全部还完并制定了还款计划,但仅在今年1月还了一次款后,就再无音讯。农民“储户”开始追着业务员讨钱。

一对80多岁的老夫妇,将仅有的3500元养老钱“存”了进去。这是武金成52个客户中存钱最少的,却也是其最无颜面对的。“人家相信俺,结果现在弄成这样该咋办?真是生不如死!”武金成忍不住哭泣。

同样悲惨的是那些农民“储户”。他们中的许多人拿出全部积蓄,却可能面临血本无归的境地。前姚村的武盘根因工伤致残已卧床10余年,他将当时赔付的8万余元和家里的积蓄共11.5万元全部借给了武金成,而这笔钱本来是要给25岁的儿子买房用的。采访时,武盘根83岁的老母亲在一旁不停哭泣。

在以往的担保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案中,受害者多将矛头直接对准担保公司。而这起案件中,受害农民更多地将矛头对准武金成这样的业务员。

据业内人士介绍,投资担保公司“下乡”是一个值得警惕的现象。目前,不少城镇居民投资审慎了许多,吸储不像过去那么容易。而农民的金融知识和警惕性都不足,更容易为高息所诱惑。由于农民的经济承受力更差,也使其危害性更大。一旦出事,很多人就会陷入倾家荡产的境地。

记者采访发现,这起非法集资案存在一些不同于以往的特点,使得其更具危害性和迷惑性。

受访的业务员还表示,他们平常手机上也能收到一些政府部门发送的防范非法集资的短信。但是,浩宸公司在西平县经营了4年多,从来没有一个部门称其非法。现在,因为资金链断了,公司一下子就成了非法集资,这让人难以接受。

61岁的他现在背负209万元巨债,随身带着遗书。讨债的村民开走了他的老年代步车、收走了他家的麦子。身患癌症在家休养的妻子无钱复查,儿子仅有的几万元积蓄打了水漂,出嫁的女儿也因投了5万元难以收回,家庭濒临破裂。

出西平县城,沿331省道西行10公里,向北拐入乡间小路,穿过两旁已经收割的麦田,再走2里地就到了专探乡北姚村村民武金成的家。

“看了各种证照,看了办公楼,看了公司旗下的两个汽车4s店,看着很正规,想着绝对没问题。”武金成说。

武金成说,浩宸公司按月息1分给“存钱”的村民发放利息,业务员则按照月息2厘提取“工资”。比如,他从村民那里拉来1万元“存款”,村民每月可以拿到100元利息,他则可以拿到20元“工资”。

近3年来,河南已多次发生投资担保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案件,几乎每次受害者都要追问:为何这些公司证照齐全?为何公司资金链不断就无人过问,就能正常经营,资金链一断,就成了非法集资?

上一篇:他们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 下一篇:没有了